史與影的交會-賽德克巴萊特展

 
icon 特展序

2011年9月,全臺將陷入「賽德克˙巴萊」電影風潮。賽德克族是臺灣原住民族中民族性非常剽悍的一族,在世時追求個人成就以求得死後回到祖靈地的應許,因此男子積極尋求戰功、女子辛勤編織以取得文面資格,死後才能過彩虹橋回到祖靈地。但當日本統治禁止賽德克人文面時,造成他們信仰的衝擊,1930年10月27日爆發的霧社事件即是賽德克人追求傳統祖靈信仰的英勇表現。「賽德克˙巴萊」電影,即是介紹霧社事件給國人的史詩大片。 霧社事件確實也影響了整個賽德克族的命運。發生時許多族人罹難、發生後被日本嚴加管理,整個事件的英勇事蹟,就像霧社氤氳的霧氣,被國人所遺忘。即使民國政府以抗日的名義加以宣揚,對賽德克族人而言,仍無法彰顯他們最尊崇的賽德克傳統Gaya文化。 然而,霧社事件的故事實在是可歌可泣,事件發生時超過一半的罹難族人選擇自裁奔向祖靈、餘生族人更遭受到報復性襲擊以致於隱忍度日等。這種種事蹟經由作家鄧相揚《霧社事件》、《風中緋櫻》、《霧重雲深》專書的報導,逐漸為世人所認識。畫家邱若龍也因為鄧相揚的介紹共同參與研究,1990年繪出《霧社事件》報告漫畫,並於1998年製作《Gaya與1930霧社事件》紀錄片。因為閱讀邱若龍的漫畫,讓魏德聖認識了霧社事件;並在協助邱若龍紀錄片收音的過程中,激起魏德聖拍攝「賽德克˙巴萊」電影的企圖心。 「賽德克˙巴萊」電影,並無法深入介紹賽德克族文化與霧社事件歷史:賽德克族是個什麼樣的族群?為什麼賽德克族堅持遵從Gaya祖靈信仰?霧社事件參與家族的人生際遇,又是如何?當代族人又是如何看待霧社事件?當9月「賽德克˙巴萊」電影風潮湧起,上述幾個問題將縈繞在國人的心中揮之不去。為了滿足國人知的渴望,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與「賽德克˙巴萊」電影公司、作家鄧相揚、畫家邱若龍、以及賽德克族人一同策劃,推出「史與影的交會—賽德克巴萊文化教育展」,讓國人能夠更深入、更全面認識賽德克族文化與霧社事件歷史。

icon 特展說明
一、文化展區:

從賽德克族的始祖神話開始,介紹國人認識賽德克族文面、獵首、織布、鳥占等文化表徵、及其背後深刻的Gaya祖靈信仰意義。配合科博館珍藏賽德克衣飾文物,包括電影中未能真實呈現的貝珠衣,讓觀展者體認該族文化的內涵。

二、事件展區:

深入1930年代霧社事件,特別提供事件後日本立即發佈的新聞片,以及數十幅事件發生當時照片,佐以電影美術指導邱若龍提供的場景與道具設計真跡百餘幅,讓觀展者更深入瞭解霧社事件。

三、人物展區:

介紹電影人物在歷史中的真實人生,並追蹤事件後的人生境遇,如1973年莫那魯道忠骸自台大歸葬霧社的新聞片,以及高山初子80歲的身影。

四、當代展區:

介紹事件後族人發展,非常難得邀請到王信攝影家展出1972年出道作「訪霧社」系列攝影,是該批作品40年後重新面世,為瞭解賽德克族人時代變遷的重要影像。

icon 賽德克族文化
icon

賽德克族是一個崇信祖靈的民族,遵守Gaya。Gaya一詞是非常難以解釋,包含「祖先的遺訓」、「族人共同恪守的律法」、「社會規範與道德標準」、「族命得以綿綿不絕所繫者」、「風俗習慣、習俗」、「共祭、共獵、共勞、共牲、共食、共守禁忌、共服罪罰的團體」…等。嘗試以單一名詞解釋,或可約「祖靈信仰」。

賽德克族無時無刻不與祖靈在對話,並尊重所有萬物之靈。譬如狩獵前需至森林中聽靈鳥Sisin的叫聲進行鳥占,以普吉凶;歲時並舉行墾祭、播種祭、除草祭、收割祭、新穀入倉祭,間有敵首祭等,向祖靈祈福。文面則是族人生前獲得應許,死後得以回歸祖靈地的標記,傳說死後族人必經祖靈橋Hakaw Utux,男女有文面者始得以通過。因此文面是族人成年的重要標記,男子以曾經出草而有獵首功績者,始可文面;女子則以學會高超的紡織技術為文面的標準。一般文面會分兩次進行,11-12歲時男女都文額紋,15-16歲男子獵首後文頤紋、女子學織布後文頰紋。文面完成後才被認為成年,可以結婚。未成年前男女或可吹奏口簧琴爭取好感,但嚴禁性行為,違反者家族將遭遇不幸(譬如被獵首)。

在日治之前賽德克族仍維持狩獵與遊耕式的生活形態。親族組織採父系制,以部落為一自治聚落單位,負有共同祭儀、共同狩獵及共同對抗外侮的社會功能,並形成若干地緣兼血緣關係的組織。推舉有才能、有經驗,具有領導統御能力者為頭目,平時男子聽從頭目命令,進行防禦守衛工作(登望樓眺望);當部落或聯盟遭到外族侵擾,將共同採取獵首行動。此時獵首並不是一種戰爭行為,而是經由此行動讓祖靈進行神判,若行為舉止符合祖靈的嘉許,則可獵得外族首級;反之則自己的首級被獵。首級帶回部落則當作朋友嚮以酒宴,成為家族一份子守護部落。

日治之後族人被迫收繳槍械、廢止文面、銷毀頭骨,造成Gaya文化傳承很大的衝擊,因此族人相信,霧社事件是霧社群Tgdaya為維護祖靈信仰發起的事件,為的是死後能夠回到祖靈應許之地。

icon 人物介紹
♦莫那魯道(Mona Rudao)

德克達亞群Seediq Tgdaya(日治時期稱霧社群)馬赫坡社Mehebu頭目。體軀強壯,以饒武善戰聞名,為德克達亞群重要部落頭目之一。莫那魯道娶巴岡瓦力斯Batan Walis為妻子,生有二男三女。日人治台後對賽德克族人進行高壓統治,逼使繳械歸順,後復強迫族人服勞役,視族人如牛馬,對日人恨之入骨,但又深知日人強大,故一直隱忍。但因其妹嫁給日警卻遭遺棄,以及長子達多莫那「敬酒風波」遭恥辱,在二子強力勸說下,聯合德奇塔雅群六部落於1930年10月27日於霧社地區對抗日本強權,最後彈盡援絕,遁入馬赫坡岩窟,殺死家人後自殺壯烈成仁。其遺骨於1933年被族人尋獲,先被送到埔里街上展示,後送交臺灣大學前身臺北帝國大學當作館藏。1973年迎回霧社於櫻台安葬。 2011年賽德克巴萊電影中,由族人游大慶飾演青年莫那魯道、族人林慶台飾演中年莫那魯道。

♦馬紅莫那(Mahon Mona)

莫那魯道長女。事件發生後,丈夫與子女全死在戰爭中。由於她的長兄達多莫那率領族人在馬赫坡岩窟堅持奮戰,日人計窮,逼馬紅莫那攜酒前往勸降,其兄不降但喝完所攜酒後,從容自殺。她也是莫那魯道家族事件後唯一生還者,因思念家人痛不欲生,在保護蕃收容所及移居川中島後,數度上吊自殺皆倖獲救。後領養張呈妹為女並招劉宗仁為女婿,子孫繁衍。後以65高齡辭世。 2011年賽德克巴萊電影中,由族人溫嵐飾演。

♦達多莫那Tadao Mona & 巴索莫那Baso Mona

達多莫那是莫那魯道長子,精於狩獵,是勇敢善戰的賽德克勇士。在一次族人婚宴上,因獻酒給日警遭恥辱,引發「敬酒風波」,強力勸說父親莫那魯道對抗日人。「霧社事件」中率領族人固守馬赫坡岩窟,以游擊戰和日人展開長期戰爭,終至彈盡援絕。日人脅迫其妹馬紅莫那前來勸降,不被所動,完成「最後酒祭」後,壯烈自殺成仁。2011年賽德克巴萊電影中,由族人田駿飾演。 巴索莫那是莫那魯道次子,賽德克勇士。「霧社事件」發生時,與兄長達多莫那率領族人與日軍展開激戰,不幸下顎被日軍子彈貫穿,後傷口嚴重發炎生命垂危,要求兄長幫其砍首,壯烈成仁。2011年賽德克巴萊電影中,由族人李世嘉飾演。

♦花崗一郎

族名Dakis Nomin(達奇斯諾賓),德克達亞群荷戈社Hogo人。自小聰穎,就讀霧社番童教育所時,被日人教師取名花崗一郎。後保送埔里日人尋常小學校高等科就學,畢業後升臺中範學校(今臺中教育大學)講習科繼續讀書。生性沈默寡言,性情保守,不善言辭,眼睛炯炯有神,頭腦清晰,反應明快,喜愛劍道與柔道。他自台中師範學校畢業後,奉派到馬赫坡蕃童教育所任職,翌年即被派任波亞倫蕃童教育所繼續教職的工作,奉當局命令,娶川野花子為妻。「霧社事件」爆發後,在恩(對日)、義(對族人)糾葛下,與家族集體在花岡山自殺。 2011年賽德克巴萊電影中,由族人徐詣帆飾演。

♦川野花子

族名Obing Nawi(娥賓那威),德克達亞群荷戈社人。母親Yilis Nokan(伊莉斯諾幹),荷歌社頭目Tadao Nogan(塔道諾幹)是其舅舅。在日人撫育政策下被送進霧社日人尋常小學校就讀,畢業後保送埔里日人尋常小學校高等科就讀。1929奉理蕃當局命令,嫁給花岡一郎為妻,婚後生一男,取名幸男。「霧社事件」爆發後,與夫君花崗一郎同在花崗山上自殺。 2011年賽德克巴萊電影中,由族人羅美玲飾演。

♦花崗二郎

賽德克族名Dakis Nawi(達奇斯那威),德克達亞群荷戈社人。被日人教師取名為花岡二郎,但他不是花岡一郎的弟弟,僅因同部落且年齡較輕。畢業後保送埔里日人尋常小學校高等科就讀,畢業後安排於霧社警察官吏駐在所任警丁職務。1929年花岡二郎奉命與高山初子結婚。原擬參與日人舉辦普通試驗檢定成為巡查,「霧社事件」爆發後,因恩義糾葛,與家族集體在花岡山自殺。近代時其後人回花崗山撿拾自殺處泥土製成墓塋敬奉其英靈。 2011年賽德克巴萊電影中,由族人蘇達飾演。

♦高山初子

賽德克族之名字為Obing Tadao(娥賓塔歐托),為荷戈社頭目Tadao Nogan(塔道諾幹)之長女,與川野花子為表姊妹,兩人一同就讀霧社日人尋常學校以及埔里日人尋常小學校高等科。1929年就學中受令下嫁花岡二郎,「霧社事件」時花崗二郎殉死,初子因懷有身孕,自花岡山脫出,「第二次霧社事件」又逃過一劫,後生二郎遺腹子取名為花崗初男(高光華)。移居川中島(清流部落)後改嫁中山清(高永清),戰後改名高彩雲,成為一名助產婦,在山上為族人接生,救命無數。後以82高齡辭世。 2011年賽德克巴萊電影中,由族人徐若瑄飾演。

♦塔道諾幹(Tadao Nokan)

賽德克族德克達亞群荷歌社總頭目,高山初子之父。三個兄長都曾任頭目,卻都都死在對日戰爭或是被日人打死。繼任頭目後,曾參與「沙拉茅事件」,襲擊薩拉矛社Sramau泰雅族。起初擔心被日人報復未響應莫那魯道,事件爆發後卻英勇的率領族人與日軍激戰,最後戰死沙場。近代時其後人回戰場撿拾泥土製成墓塋敬奉其英靈。

♦鐵木瓦力斯(Temu Walis)

道澤群Toda總頭目。道澤群長年來與德克達亞群因獵場衝突與相互馘首而關係緊張。「霧社事件」發生時被小島源治控制,後被脅迫組成「味方蕃襲擊隊」,與抗日蕃對抗時戰死,激起道澤群族人激奮發誓報仇,在日人暗助下發起「第二次霧社事件」,襲擊抗日族人收容所,殺害200餘人。 2011年賽德克巴萊電影中,由族人馬志翔Umin Boya飾演。

♦小島源治

日本宮城縣人,原擔任賽德克族道澤群Toda蕃童教育所教職工作,後轉任警政工作,成為一名理蕃警察,大部份的時間皆在道澤駐在所服務,是公認的「蕃通」。「霧社事件」時巧妙化解道澤群族人抗日、親日兩派爭執,導引投入親日陣營組織「味方蕃襲擊隊」。小島源治受當局密飭,下令道澤群引爆「第二次霧社事件」,事件平息後後,小島源治以管理不周,遭到革職,戰後返日。「霧社事件」之初救了中山清(高山初子/高彩雲再嫁者),成了中山清家人一世恩人,80年代中山清一家人還赴日本探視。

♦賽德克小檔案:命名規則

賽德克族命名採「父子聯名」制,子女聯父名於自己的名字之後,沒有漢人所謂的姓。如莫那魯道Mona Rudo為魯道鹿黑Rudo Ruhei之子,為達多莫那Tadao Mona、巴索莫那Baso Mona、馬紅莫那Mahon Mona之父。

icon 事 件
♦ 霧社群(德克達亞Tgdaya)

霧社群(德克達亞Tgdaya)早期因居住在高山深處,故被其他族群稱為「Tgdaya」,意為「住在高處的人」或「住在深山裡的人」,其自稱則為「Seediq Bale」意即「真正的人」。

霧社地區因長年雲霧繚繞,清領時稱當地的原住民為「致霧番」,日治則稱為「霧社蕃」。迄至日治中期,霧社群Tgdaya共有巴蘭Paran、塔卡南Takanan、荷戈Gungu(或Hogo)、馬赫坡Mehebu、斯庫Suku、羅多夫Drodux、塔羅灣Truwan、土岡Tongan(另包括Mwanan)、西寶Sipo、卡茲庫Qacuq、波阿倫Bwaarung、霧卡山Bukasan等十二社。 主要居住在現今南投縣仁愛鄉(及部分花蓮縣)的德克達亞群、道澤群、土魯閣群後裔過去長久以來被政府歸類為泰雅族,但有感於認同與文化語言的差異,近十年來向政府爭取正名,2008年4月23日獲得政府的尊重與接受,成為獨立族群族群—賽德克族。

♦ 人止關

要進入霧社必先經過人止關,自古以來即是有名的難關要塞,清領之前霧社地區的原住民即憑藉此抵擋外族的侵擾。100年前的霧社地區為原住民各族群的自治領域,賽德克族Seediq即有霧社群Tgdaya、道澤群Toda、土魯閣群Turuku。泰雅族賽考列克亞族Squliq有白狗、馬力巴群等;泰雅族澤敖列亞族Ciuli則有眉原、萬大群等。布農族有干卓萬、武界、過坑等群。原先這些族群都自給自足,清領時僅有部分食鹽、鐵器等日用品必須至埔里與平埔人噶哈巫Kahabu以獸皮交換。

1895年日本統治臺灣,於理蕃初期即強力討伐各原住民族,唯霧社地區原住民積極反抗,日人統治山地企圖一時無法得逞。1897年1月深堀大尉率探險隊一行15人於霧社入山後失蹤,後證實遭到殺害。1902年埔里守備隊欲從埔里向霧社推進,又在人止關遭到殲滅,逼使日軍對於霧社地區進行封鎖政策。當時日軍頭帶紅帽,賽德克群以族語稱呼「托那突魯」,指「紅頭」之意。

♦ 姊妹原事件

為突破封鎖的僵局,日軍於1903年暗中操縱布農族干卓萬群,以共同抵抗日軍侵略以及交換日用品為由,誘使因封鎖而缺乏食鹽的霧社群往兩族交界地「姊妹原」相會,見面後布農族人即饗以酒宴,待酒醉後大舉砍殺霧社群壯丁百餘人,霧社群勢力因而大減,不得已歸順日本政府。此事件在埔里平地人稱為「南(布農)北(賽德克)蕃大戰」,日本官方紀錄為「霧社蕃膺懲事件」。電影中安排莫那魯道曾參加姊妹原事件,實與歷史不符。

♦ 日治霧社

當霧社地區原住民族被逐一征服後,日人選擇於霧社台地建立行政中心,對原住民進行高壓統治。日治前原住民各部族長久以來存在著許多獵場與馘首的衝突,為統治目的日人甚至利用此衝突炮製許多以夷治夷爭端,對各部族進行牽制。

♦ 抗日事件的遠因

一、日人確立殖民化政治權力

二、日人掠取山地資源

三、賽德克族傳統生活與經濟生產方式的改變

四、族群的間隙與日人以夷制夷政策

五、失敗的和蕃婚姻政策

六、賽德克族傳統文化與殖民者大和文化的衝突

♦ 抗日事件的近因

一、脅迫原住民服繁重勞役

二、年輕族人的積極策動

三、敬酒風波

四、日人高壓的理蕃政策

五、日警的跋扈與貪污

♦ 霧社事件

長期不堪日人極權統治的霧社群六社族人,於1930年10月27日利用能高郡役所在霧社地區舉行聯合運動會時,俟機反抗日人的奴役暴政。

霧社事件由馬赫坡社Mahebo頭目莫那魯道Mona Rudo主導,率領霧社群馬赫坡Mahebo、塔羅灣Truwan、荷戈Gungu、羅多夫Drodux、斯庫Suku、波阿倫Bwaarung六社壯丁356人,先於凌晨時分攻陷各地警察駐在所切斷通訊並奪取槍械,天亮後則攻擊霧社公學校運動會場及警察分室、日人機構及宿舍,計殺死日人134名,殺傷26名,著日服台胞漢人被流彈誤殺2名。

♦ 血洗霧社

霧社事件爆發後,震驚全台灣及日本,台灣總督府立即下令調派台灣各地警察隊,及台灣軍司令部所屬軍隊前往埔里集結,並伺機進攻霧社。奪取霧社後,與抗日族人展開激戰,來自台中、東勢、新竹、台北、宜蘭、台南各地日軍警陸續抵達,飛機轟炸、砲兵砲擊,軍警部隊則協同地面挺進。

為了箝制抗日族人,日人在埔里街築飛機場作為屏東飛行第八連隊的基地。此四架飛機擔任偵察、空襲、空投心戰招降傳單、及施放毒瓦斯,對抗日族人構成相當大的威脅,尤其轟炸行動配合地上砲兵部隊的砲擊,造成抗日族人慘重的傷亡。

♦ 以夷制夷

11月中,日本軍警部隊於討伐抗日族人之戰役中,屢遭抗日族人之強力抵抗,雖然一再出動大量軍警部隊,配置精銳武器,亦屢嚐敗績,遂組成「味方蕃襲擊隊」投入戰場。 「味方蕃襲擊隊」是以道澤群Toda、土魯閣群Turuku為戰鬥主力,其次是萬大群和為參與抗日的霧社群六社,再其次是泰雅族白狗群。其他未投入戰鬥的部落則擔任道路開拓、橋樑架設、物質糧食輸送等工作。

被迫投入日方陣營的族人,適用日本軍警之「戰地敕令」,若有違命或不遵從者,施以嚴刑拷打或就地槍決。若建有戰功者,則適用台灣總督府頒令之「官役人伕貸」規定,給予獎賞。在此威脅利誘下,這些被日人稱為「味方蕃」的族人,只得任日人操縱。

♦ 慘烈犧牲 壯烈成仁

抗日族人的作戰策略皆被日軍擊破,因而改以游擊點狀突擊方式,遁入馬赫坡岩窟建立據點。莫那魯道Mona Rudo見大勢已去,帶領部份族人遁入內山,待家人身死後,進入內山大斷崖持槍自殺。

12月8日,日人威逼莫那魯道女兒馬紅莫那,向兄長達道莫那為首的最後一批族人勸降,但志節堅定的達道莫那不為所誘,與其他四名勇士,進行完最後酒祭,奔向內山上吊自縊,壯烈成仁。

♦ 投環自縊

日人以飛機、砲擊、更脅逼「味方蕃襲擊隊」投入殘殺族人,抗日族人因此陷入困境。族人相信祖先是從巨木中誕生(即波索康夫尼Poso Kofuni),或不願意被生擒獵首,因此於討伐情勢下,許多族人選擇於樹上自縊,讓靈魂歸向祖靈地。因此抗日族人在面對圍剿時,不是奮力作戰,就是自縊殉死;許多婦女為了留下有限的糧食,並讓抗日族人無後顧之憂,帶著幼兒一起上吊自縊。事件後對抗日族人進行的死亡調查,644人中296人選擇自殺身死,顯示視死如歸的決心。

♦ 「保護蕃」收容所

事件時許多抗日族人被日人誘捕,計561名拘留於「羅多夫Drodux保護蕃收容所」(今仁愛國中址),及「西寶Sipo保護蕃收容所」(今春陽第四班一帶)。日人以嚴密警力對拘留的族人予以監管。族人因夫離子散、人倫破碎,極度悲觀而自縊者時常發生。亦有長期奔馳山林對抗日人的族人,因營養失調而病死於收容所內。從收容所逃脫的族人不是被槍殺,就是被送往霧社分室施以嚴罰。名為「保護蕃」收容所,事實上是集中營,日夜監控。

♦ 第二次霧社事件

霧社事件爆發時,日警強烈控制道澤群Toda、土魯閣群Turuku族人,防止加入抗日陣營。事件末期,更使用以夷制夷手段,脅逼此二部族組成「味方蕃襲擊隊」,投入戰事。道澤群Toda族人因前任總頭目鐵木瓦力斯Temu Walis被殺,在日人默許下,於1931年4月25日清晨時分,分批攻擊監控於西寶Sipo、羅多夫Drodux兩收容所的抗日餘生者,被殺死及因恐懼而自殺者216人。道澤群Toda襲擊隊員砍下其中101個首級,提回道澤駐在所向日警繳功。此一「保護蕃收容所襲擊事件」被抗日餘生者稱為「第二次霧社事件」。

♦ 強制移居川中島

日人於1931年5月6日,將抗日族人298名餘生者,強制移居到北港溪與眉原溪交會處,取名為川中島(今互助村清流部落),以便集中管理。這些僅存的老弱婦孺被強制移居,必須面對低海拔環境的挑戰,因瘧疾患病致死者比比皆是,亦有因思念親人痛不欲生而自縊,截至1937年殘存230人。蒙當地原居民泰雅族眉原部落雪中送炭,餘生者含辛茹苦總算重新獲得新生。

♦ 霧社抗日紀念碑

國民政府遷台後,兩岸出現政治緊張與對峙,政府為了防備空襲,下令各地挖掘防空壕,1953年仁愛鄉公所在仁愛鄉警察分局(前霧社分室)的後方進行挖掘防空壕時,挖出三十餘具枯骨,經證實為霧社事件抗日族人的遺骸。國府為了表彰抗日志士之志節,將此遺骸合葬於霧社櫻台,取名為「無名英雄之墓」,並立碑紀念,此即今之「霧社抗日紀念碑」。每年10月27日由南投縣政府、仁愛鄉公所在「霧社抗日紀念碑」舉行追思活動,藉此追悼霧社事件抗日志士的英靈。


最後更新 : 08/22

史館主題展示區

史館特展與巡迴展

*有膽有識 海膽大驚奇
 
展出日期: 2018.05.01~2019.02.28
海膽是日本料理店的佳餚,但是這個全身是刺、長相奇特的動物「海膽」,身上卻隱藏著神祕的密碼以及許多有趣的知識。
「有膽有識—海膽大驚奇」特展,展出許多關於海膽的知識,以及透過許多精心設計的展示品,讓民眾能夠深入了解海膽的構造及生活史。
*史與影的交會-賽德克巴萊特展
 
展出日期:103.09 至 104.07
想認識賽德克˙巴萊電影中的主要角色真實生活中的樣貌嗎? 想知道賽德克˙巴萊電影的場景與道具是如何從美術設計稿開始製作的嗎? 那你絕對不能錯過「賽德克巴萊文化教育特展—史與影的交會」!
*排灣族古陶壺展
 
展出日期:102.05 至 103.03
神秘的古陶壺,充滿了過去排灣族居民的生活痕跡與奧秘,想要一窺他們的生活型態與各種古陶壺的作用嗎?想要瞭解古陶壺的外形與他們的習俗有何相關嗎?「排灣族古陶壺展」你絕對不能錯過!
*福蝶特展
 
展出日期:101.08 至 102.04
翩翩飛舞蝴蝶的美姿,與美麗彩蝶的近距離接觸,都在「福蝶特展」
*移動的城堡
 
展出日期:100.09 至 101.05
牠們是座小小的城堡,還會四處移動,如果覺得城堡不夠大了,還可以馬上換一間!到底是誰有這樣的能耐?「移動的城堡特展」告訴你!
*海洋生物ABC
 
展出日期:100.02 至 100.08

gotop